首 页 | 今日扶沟 | 扶沟概况 | 公共服务
您的位置 :扶沟政府网站  

民国时期的扶沟县乐善局

桐丘文史  来源:扶沟政务网  访问量:8184

 

    清末民初,扶沟县由开明士绅、退职官员及各商号捐资,组建了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民间慈善机构——扶沟县乐善局,靠募集到的善款向贫苦农民、灾民发放药品、粮食等,提供了许多有益于民众的社会救助。特别是在民国三十二年(1943)大饥荒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积极作用。由于乐善局带有浓厚的封建迷信性质,欺骗、麻痹人民,解放初期被取缔。时光荏苒,岁月匆匆,虽已过去半个多世纪,但仍为许多老人年津津乐道、感恩戴德。对此,笔者走访了多位参与乐善人员、被救助人员及其后代,并参阅大量历史资料,整理成篇,以供参考。

    乐善局概况,扶沟县关帝庙街路北(今人民影院处)有吕祖庙一座,坐北向南,为三进院落,房屋13间,二层大殿三间,内供吕祖(洞宾)、张师伯(良)、关羽、岳飞等诸神。大殿正中悬匾曰“丹阳楼”(草书,传为鸾书,笔法雄浑、苍劲有力,落款:刘杞),东西两侧悬“小蓬莱”、“志契尼山”二匾(均为正楷,无落款)。

    吕祖庙创于何时无考,大殿脊檩上记载为民国14年(1925)县长杨思温重建。原为扶沟县道教仙学的活动场所,清末民初,战乱、灾荒频仍,霍乱、开花等瘟疫流行、民不聊生。城内闻化安(南中街人,号老化)、严效曾(严街人,字镜堂,号老镜)、路尔忱(西街人,字丹初,号平甫)等开明人士绅、退职官员为发展乐善事业,救世救民,极力倡导社会捐助,组建扶沟县乐善局,由严效曾命笔题写“乐善局”匾,悬于吕祖庙大门,开始了乐善事业。

    乐善局的经费来源是闻华安、严效曾、路尔忱、罗四若等城内大户及天生恒掌柜李绣生(字廷辉)、李子垒(字绍白)父子、义昌聚掌柜高东峰(字维岱)等商号掌柜捐赠,交由乐善局会计张老钦保管入帐,郭永言(字佩甫,号老佩、火神庙街人)、郭永信(字成斋、号老成、火神庙街人)、张老功(罗圪垱西口人)、杜老绍、彭仁寿等协助管理,关帝庙僧人秦西来负责烧茶、打扫等杂务,各项管理井井有条,无丝毫疵漏。管理人员张老钦等家中殷实,虽长年住庙服务,但只为行善、分文不取,相反还自愿捐款、捐物,至今仍口碑相传。

    施药济世,扶危济贫。乐善局每逢阴历初一、十一、二十一、初六、十六、二十六都有当时的扶沟名医义务坐诊,对身染重病,无力就医者,均可就诊。对病重不能到乐善局的,医生无偿登门诊视处方,给贫苦群众予以医疗救助,象李茂山、吴科成、从登云等内、外科中医都曾经常在此坐诊,风雨无阻、济世救人。他们接诊时,备有挂号薄,只挂号不收费,该用什么药,记在薄上,以备查验。乐善局还选购药材,配制各种丸、散、膏、丹免费施舍。另外,专门收集各地民间偏方,印制成小册,以施散救世。乐善局特制的“太乙万应膏”有奇效,此膏药能很快化掉生疮瘩(生疮前期),使之不能成疮,即使成疮后贴上,也能在短时间内将毒尽快拔出,很快就能治愈。因为乐善局是在道教仙学的基础上产生,也就少不了带有迷信色彩,每次熬制“太乙万应膏”时,都在乐善局院内向东南设立香案、供果、供奉观音菩萨牌位(因救苦救难观世音得道于东南方向普陀山),由陈明伦(寄居天生恒杂货店、淮阳人)虔诚斋戒诵经,郭老佩、张老功亲自配制煎熬。制成膏药后,供四方贫苦百姓免费索取。据县搬运队退休老工人刘某讲,他小时候大腿长恶疮,来取一贴膏药就好了。

    另外,民国年间“天花”流行,为了保全婴儿险逆陨命,于每年三月开始,挂牌发签分期种痘,只收苗费,以免灾疫。灾荒年景,赈灾济民。

    乐善局在灾荒年景,募集粮食赈济灾民无数,很多穷苦人家至今感恩戴德,没齿不忘。如在1942年,受尽黄水祸害的扶沟人民,麦季旱灾只有五成收,到秋季因连月不雨造成一面是滚滚的黄水,一面是赤地千里旱得火着,秋禾尽枯。在黄水夹逢中十余里宽,几十里长的地方蝗虫遍地,能滚成五升斗大的蛋,散开后铺天盖地、遮云敝日,夜间在月光下还可见蝗虫遮野,听见“呜呜”的飞声,致使秋季又颗粒无收,粮价飞涨,初冬时,老百姓已开始断炊,野菜吃尽、糠皮吃光、树皮剥成光杆,开始吃大雁屎、吃麦苗。到1943年,即群众所俗称的“三十二年景”,灾情更重,饥民们有的饿得正在少气无力地走着,往前一载,嘴里流股黄水就断了气,致使扶沟成了人吃人的人间地狱,可谓“哀鸿遍野,路有饿殍”,为了活命,饥民集中到扶沟城内,城隍庙里、城墙下的防空洞里都住满了灾民。

    官府虽也采取了一些救急措施,拨了一些钱粮作为救济,然而,点滴之水怎能解救已枯众苗?乐善局这时将募集到的粮食在天宁寺前院设立粥场,向饥民施粥,每位饥民打给一罐小米粥,勉强维持活命。东乡太康等县饥民闻听扶沟乐善局施粥济民,蜂拥而来,因人多粮少,不能顾及外来饥民,乐善局改善办法,召集城内大户行善之人奔赴百姓家中发放馍票,凭票领馍,特别是1943年年关时,使城内每位饥民都吃上了花卷馍,过了年。

    为了减少饥民被活活饿死,维持活命,乐善局用黄豆、芝麻、花生等炒熟后,碾成粉,每包四两,派出城内富家子弟青年学生李伯春等在东城墙外司令台(为旧时检阅台,现皮毛厂处)上发放,让饥民用水服下,救活了不少饥民。如城东范庄贫民范秀珍走到城墙根饿得走不动了,服用两包后,在城南关小南海佛堂修行居士设的慈善场所内住了两天,到陕西逃荒,灾后返乡,感恩不尽,说:“要不是那两包救命面,我的饿魂不知在哪!”同时,城内许多大户、各佛堂修行居士也不辞劳苦携黄豆面奔赴各种场合发放。如士绅严效曾年过古稀,晚上还率领家人手提马灯到各处发放,使许多饥民得以活命。
掩埋尸骨,超度亡魂。

    乐善局在创立之初,就担负起了掩埋倒毙路人尸骨的义务,他们收购各种杂木,合成棺材,不管在哪里发现尸骨,尸体用白茬儿棺木装棺埋葬,骨殖就地挖坑掩埋。凡贫困之户无力埋葬者,填报姓名、住址后,经调查核实,即发给寸棺一具,对贫困或外乡旅扶之人死后无处埋葬的,均可到乐善局购买的义地殡埋。以此积德行善,泽及鬼魂。

    特别是在1943年的大灾荒中,饥民倒毙后(大部分为东乡太康等县来扶饥民),都由乐善局捐棺安葬,后来,在城隍庙里、防空洞内饿死人越来越多,每人用一领蓆裹尸抬着埋葬,再后来,抬不及了,就满车拉往城南关、西关外“万人坑”内掩埋。乐善局每逢阴历七月三十,从四街收取香烛纸炮等迷信用品,并出资聘请鄢陵十方院僧人做斋,超度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抗战阵亡将士,即所谓佛教“玉兰盆会”。这一天,乐善局门前高大旗杆上挂起“招魂幡”,在关帝庙街口面朝东,向南大街处,用几辆太平车并在一起,搭起台子,即所谓的“鬼王棚”。摆上供桌及“面然大士”牌位,供品为一盘干米和99个核桃大小的小馒头,僧人在台上诵起“焰口经”,经夜不绝,叫“放焰口”。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将所谓的慈善泽及亡魂,实际上是麻痹人民的一种手段,还浪费了大量的善款。

    更值得一提的是,1948年6月5日,解放战争正处于“拉锯”状态,国民党残余势力疯狂反扑,共产党城关区长姜鸿起等正在城西南小何庄宿营,被国民党部队包围,姜鸿起等十八人牺牲,当地群众因天热怕尸体腐烂,将他们就地掩埋。第二天,共产党区政府派人挖出查验尸体后,因烈士都是赤身露怀,乐善局捐出18条被单包裹烈士尸体后掩埋。第三天,由乐善局出面购买18口棺材,将烈士遗体安葬于县校场高地。解放后,人民政府将烈士遗骨迁入新建的烈士陵园,供后人凭吊。

    扶乩斋醮,迷信蒙敝。因乐善局属于信奉吕祖的开明士绅、退职官员、商号掌柜在道教仙学基础上创立,所以,还有浓重的唯心主义、封建迷信色彩。每逢初一、十五都要进行摆供、焚香、化符、掐诀、存想、念咒、上章、诵经、赞颂等系列迷信活动,晚饭后,聚众扶鸾,招引众多信徒前来观看。

    他们在四方木框子里铺上沙子,做成沙盘,由郭老佩、张老功二人手托鸾笔,在沙子上书写文字,来作为神的指示。如在一次扶鸾作法中,鸾笔写出:修性了命在无无,清静竟中细细图。待字玄灵充满后,不用舟辑过东湖。落款:东湖老人。托是东湖老人四方云游路过于此,写出此谶,大意是劝告人们要虔心学道、修心养性、清静无为。

    同时,信徒每遇为难之事或家中有危难,都要在此扶鸾问路。正是如此,乐善局利用这一迷信手段,蒙昧了许多人,吸引众多城内大户、商家店铺自愿前来施物捐款,有很大的号召力。

    在民国三十二年(1943)的大灾之年,久旱无雨,乐善局出资召集人员主办了大型求雨活动,组织群众打起写着“无风十雨”、“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等字样的小黄旗,由时任国民党县长任帮主祭,从乐善局出发,一路浩浩荡荡出北城门,到贾鲁河边求雨,以求龙王爷开恩,普降甘霖,其实这是一种消极抗灾方式,有弊无益,受当时社会背景的影响,乐善局举办这类活动的动迹虽然愚昧无知,荒唐之极,但他们愿望是善良的。还有,吕祖面庙二门内侧西厢房南,设一铁制高大“敬惜字纸焚化炉”,将从街上拾到带有文字的字纸收集到这里焚化成灰,然后倒入河中冲走,其目的是文字都有圣人所传,不能轻易随意抛弃,要备加珍惜。

    积极襄助政府整治水患。民国二十七年(1938),国民党政府不是积极调兵抵御日寇侵略,却异想天开,妄图以水代兵,阻敌西进,指令国民党新八师师长蒋再珍,在郑州花园口扒开黄河大堤,使扶沟县的大量土地被黄水淹没,人民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过起“独轮小车走天涯、风雨破庙就是家”的悲惨生活。冬季,黄水进入枯水季节,形成三股主流,最西一股沿扶沟县白潭镇韩寺营东至永昌,流向曹里乡马集一带,如堵住韩寺营口,引黄水东流,可救出被淹土地50万亩,又能防止县城被水冲没。在全县绅民要求下,国民党扶沟县长禹升联派人勘察,制定堵口计划,报呈河南省政府批准后,于民国二十八年(1939)春,筹工备科,召集民工数万人,开始堵口。由于连年灾荒、兵燹匪患,国民党扶沟县政府在经费上捉襟见肘,举步维艰,扶沟县乐善局对此公益性事业奔走呼号,积极发动各方人士,募集资金,购买柳枝、秫杆、麦秸、砖石等物质,并多次派人到工地送去衣被、食物等进行慰问。

    由于堵口工程与民众息息相关,所以行动积极,使韩寺营堵口工程于当年6月初告成,救出被淹土地近50万亩。据经历当时堵口工程的老人陈学礼、杨土讲,这里有扶沟县乐善局很大的功劳。

    同时,扶沟人民为了生存与黄水斗争,采取因势利导,闸岗口、修民捻保护村庄,与水争地、出工出料,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扶沟县乐善局也做了大量的救助工作。

    解放初期,乐善局因带有迷信性质被解散,房屋充公,管理人员被遣散。众信徒唯恐神像被毁,乘夜将木雕神像用被子层层包裹后,埋在西厢房套间内地下,因时过境迁,不知所终,现唯留二屋大殿三间为居民占用。综观扶沟乐善局在民国时期所做各种活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因当时历史背景的社会局限性带有封建迷信性质和因财力有限,救济难民如杯水车薪,但他们发扬人道主义扶危济困的义举,对当时社会起到一定的安定作用。(整理编辑:纪俊辉 李连河)

 

 

 
主办:扶沟县人民政府 豫ICP备05021584号